9娱乐新闻_娱乐新闻_娱乐八卦_明星图片_社会百态_奇闻轶事 - 9娱乐网(九鱼乐)

赵照生气张杰翻唱《当你老了》没打招呼:不尊重

  赵照的工作室就在大经厂胡同附近,他经常光着膀子在这里做音乐想事情,抽抽烟聊聊事儿,闹中取静。刚刚推出的《赵照》是他的第三张个人专辑,不少人都知道《当你老了》,知道他是赵雷的老师,算是“民谣热”的代表人物之一,但他接受南都专访时却说,在新专辑中民谣只占了百分之二三十,音乐风格有英伦迷幻,也有摇滚布鲁斯。虽然也收录了《当你老了》,但赵照说,《赵照》是一张出力不讨好的专辑。

赵照赵照

  A反时间

  南方都市报:为什么说专辑做完了没有多少兴奋和成绩感?

  赵照:就是不满足嘛。觉得做得不好,就好像给自己的一个答卷一样。尽力了,但是还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那些东西。但是有些事情都是这样的,你要做到完美的时候,可能它就永远没有尽头了。还要继续做新歌,还有新的状态和新的理念,那你就不能停止在这张类似于补丁的专辑里。

  南都:这张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专辑只是补丁?

  赵照:对啊。它其实是我二十岁到三十岁左右的一些作品。反而是像以前发的一些单曲,比如说《冬藏》啊,《声律启蒙》啊,是我现在的一些状态。但是那个时候你的状态如果不及时地去补的话,你可能连补的状态都没有。这就相当于承上启下的一张专辑,一张过渡的专辑。

  南都:这样说会不会有点赶客?还是公司要求必须发?

  赵照:也没有太大关系。因为公司除了从商业上对我有一点要求,比如还是加了一首《当你老了》嘛,这个也是他们想要加的。我说那就加吧,作为一个附录。因为这首歌本身也没有收录到别的专辑里。另外其实就是在封面上,我个人还是喜欢没有人像,就是一些色彩表现什么的就可以。这些也不是最重要的,其他的在歌曲上还是独立的。可以看到这12首歌,除了《当你老了》和《唱一首悲伤的歌》比较商业之外,其他的歌还是没有商业性的,就是很随性地去做。

  南都:《当你老了》算重录的?

  赵照:不是,它是我2012年最早的一个版本。本来想重录,结果发现,状态和时间来不及了。可能以后有机会我会把我想到的那一个版本重录出来,会有一个特别不一样的版本。

  南都:特别不一样?会是什么样子?

  赵照:就是唱的可能会更低沉的那种。其实不是时间赶,是我自己太拖了,已经拖了很多年了。这张专辑都是以前的歌,从中间挑出来的一些偏乐队化的歌多一些,然后放进去。我还要赶着做下一张,下一张可能会和这一张有一个呼应,可能会是偏安静的一张。

  南都:就是下一张已经在做了?

  赵照:对,这一张有点躁,唱起来也比较吃力,不容易被传唱,一个是它的旋律没那么常规化,另外一个就是音域的跨度啊,包括转调啊各种比较多。可能是自己比较任性地在追求一些东西在这里面。

  南都:除了《当你老了》,其他歌曲是重新编录的吗?

  赵照:其实就是等于还原以前的一些状态和以前的一些歌,因为当时没有条件或者是时间错过了没有做成成品,现在就是有了这张专辑的机会,就赶快把它做出来。我怕再过几年,这些歌我连唱都不想唱了,连做都不想做了。这样它们可能就会沉寂在我的电脑里。其实已经有一大批歌都是这样的了,比如说当初很喜欢唱,但是没有做出来,现在的状态已经不一样了,就不是很想再做了。就很可能一直沉寂在我的电脑里,变成了一个demo,永远地变成了一个demo,就是雪藏在那里了。

  南都:所以有首歌就叫《过期荷尔蒙》?

  赵照:对,原来就叫《荷尔蒙》。只是尽力在还原,但是它永远不可能回到当时(写歌)的那个状态。但它至少是我对这首歌的一个交代,比方说觉得这首歌不错,但是它在没有变成成品之前,每次想到它的时候,始终会觉得有点对不起它。或者说有点忐忑,我怎么回事儿啊,还没有把它做出来。《过期荷尔蒙》还算偏接近现在的,也是2012年。你像《爱情火枪》是在1997年,20年前的了,其实时代都已经变了,但是那个歌还停在那里。所以这张专辑有好多歌都是有年代感的。

  南都:所以你说有沉重、有遗憾,是指这些东西?

  赵照:对。其实一边你会觉得你再也回不去了,另一边你会觉得,我只能是尽力而为地去还原当时的状态。很多人都想十年磨一剑,做出来一首惊世骇俗的作品,我倒没有多想。我就觉得只要是它能够很真实地反映我曾经有那么一段岁月,就挺好。比如说《爱情火枪》和《折磨我》,一到这两首歌的时候,就会想到2000年的时候在山东的第一个乐队那几个老大哥在一块儿玩,开酒吧一起玩乐队。他们应该都是六十年代的人了,都比我大十几岁,现在都已经很老了。所以这两首歌算是一个纪念吧,纪念那段岁月。

  B反民谣

  南都:为何到第三张才以自己的名字命名?

  赵照:因为想不起来有哪首歌能够代表这张专辑。《过期荷尔蒙》好像都不够,我觉得《一匹白马》也是另外一种东西,就是我2012年在附近看到的一匹白马,那样一个亲身的经历。像《夏日的最后一天》也是那几年某个秋天的下午写的歌。

  南都:民谣的好或者说局限,就是太记录当时的情绪和场景了吧?

  赵照:对。这张专辑其实我已经刻意地抛开民谣了,我说过这是一张没有风格的专辑。像《一定》是个偏实验的,有R&B的节奏,然后偏迷幻的音色,还有人声叠起来的音墙;像《折磨我》是摇滚布鲁斯,很美式摇滚的节奏;像《过期荷尔蒙》就是很美国80或90年代那种类似于舞曲的摇摆的节奏;《夏日的最后一天》又偏英式。这张专辑民谣的痕迹反而少,所以有很多人会觉得我改变风格,其实这是我在做民谣第一张、第二张专辑之前,最喜欢的音乐风格。

  南都:这些年做了很多歌,但哪些可以做出来,哪些还要继续在电脑里待着?

  赵照:现在就是要增强效率,如果一年一张专辑的速度,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做不完。而这些歌我对它们的要求不高,第一要诚恳,说的是自己的生活;第二是要有一定的行业标准、品质,这个也能做到;第三就是我自己觉得好不好听,我尽量用尽全力去编曲、去制作,那就OK了。没必要非得把它做成十年磨一剑那种一听就觉得牛逼的作品。我们唱歌、写歌,无非就是为了生活嘛,为了生活更有色彩,更开心一些、更释放一些。所以不能本末倒置,我不能因为做歌把自己生活全都搭进去了,这是不对的,应该是让生活锦上添花。

  南都:你说自己有一些新的欲念跟状况,这指哪些?

  赵照:新的欲念跟状态其实就是自己音乐上的野心吧。就是我要多玩一些音乐,不要被标签化,大家都认为我是民谣,或者都认为我是诗人。我反而不这么认为,我可能还认为自己是偶像呢。我曾经发过一篇文章,叫《不民谣不摇滚不诗人不偶像》,无所谓流行摇滚,无所谓什么诗人,就去唱自己喜欢的歌,然后唱自己心里想唱的歌,就够了。

  南都:你说不想要标签化,不要被民谣啊这些所局限,这个是这几年有的想法,还是一直都有的?

  赵照:一直都有。其实也不是不要,就是说不要在意标签。怎么都行,我能去标签,也能不在意标签,标签的重要性在于辨别、分类。但你不能因为大家都喜欢这样叫你,你就做大家都喜欢叫你的这个人,你要做你自己喜欢做的。因为我们不是娱乐明星,或者说我们不是娱乐圈里的人。我们只不过是唱歌的。

  C反流行

  南都:专辑封面的红与黑,是你自己想要的色彩吗?想要表现什么?

  赵照:红跟黑这两个颜色反倒适合这个基调,就像我第二张是白,上面是一只蚂蚁,叫《糙》,第一张是蓝,上头一个指纹,《大经厂》。前两张完全是我自己的理念,第三张加入一些公司的想法,比如那个剪影,但总的来说很少。红与黑是本来的想法,这张专辑就是偏热烈一点,也有黑的元素,比如有一首歌叫《提前黑了》,那正是特别困惑、特别潦倒的时段写的,2010年左右写的。

  南都:说到市场,现在赵雷很受市场欢迎,是不是被问得比较多?

  赵照:特别是今年被问得特别多,就是因为他红了嘛,都十几年的交情了,我心目中和老蒋(蒋步庭,赵雷之前的经纪人,赵照介绍)他们是一样的,都是朋友,首先是朋友,另外可能我年纪大,音乐上交流多,他会叫我师傅,就是一家人,也没有什么好说的。只要有空,还是大家一块儿聚,一块儿聊,基本上他的生活也很简单,这是我喜欢的地方,我们生活都很简单,下来舞台还是尽量和普通人一样,该怎么邋遢怎么邋遢,该怎么随意怎么随意。

  南都:火了后的雷子有没讲他现在的状态和困惑?

  赵照:都会说,高兴的事儿会说,不开心的也会说,我也会和他说,其实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有变化,唯一的是多了一些警惕,不想外界太多的声音掺杂到我们朋友的关系,还是朋友,不想掺杂到任何朋友的关系。其它没有必要说太多,以前从来不炒作,现在也不会炒,以后也绝对不会炒,就是做歌,靠歌、靠音乐表现我们自己就可以了。

  南都:你们现在在音乐上交流多吗?

  赵照:他的第一张专辑我是制作人,第二张也参与一些,第三张我是监制,他的每一张专辑我都会捋一遍,实际上他已经越来越成熟,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,完全可以自己有能力独立去做,但也会商量,我的歌也会和他商量,都会互相询问一下。

  南都:张杰翻唱《当你老了》没打招呼,你很生气?

  赵照:我还没有上升到维权,只是说尊重,连朋友之间都互相尊重,更何况陌生人。这么多人唱这首歌,之所以选择张杰,是因为他做得更过分一些,不仅在自己商业性的演唱会唱这首歌,发了视频,自己还发了微博说这首歌是他的首唱,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这首歌是属于谁的,这首先是一种不专业,不尊重原作,也不讲礼貌。

  南都:这方面李健做得比较好是吧?

  赵照:他是节目播出之前就和我说了,通过朋友辗转找到我给我打电话,通过这件事我们也成为朋友了。他也来过这里两次,一次是送票一次是来这里玩儿,大家成为朋友,有真正心理上的尊重。并不是非得要什么,你要有一声招呼,有一个说法,这是最基本的,一一二二说开是很简单的事儿。

  南都:《当你老了》这首歌给你带来哪些实际收益?

  赵照:我2011年写的这首歌,2012年发表的时候我就写过几句话,这是一首人人可以唱的歌,这是一首可以唱一辈子的歌,这是一首敲启灵魂之门的歌,我欢迎大家去唱这首歌,我不可能让大家去唱《一匹白马》或《爱情火枪》吧,我非常明白这两首非常私人化,偏向个人的个性,不可能大家都去唱,但《当你老了》可以传递好的东西,大家都可以唱,在一些小小的公益活动或者酒吧唱都可以,但作为一个非常知名的偶像歌手,最基本的程序还是要有。叶芝的诗是公共版权,但曲是我的,不是空穴来风的一首歌,很多人不知道这些,版权意识太淡薄。

  D反变老

  南都:所以到现在的年纪和状态,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hold住自己?

  赵照:我觉得可以。其实迎合是最难的,讨好每个人是最难的,我讨好了你,就会恶心了他,所以不要去讨好,要讨好自己,讨好了自己,就会赢得一些和你类似的人的尊重,这样你也是最坦然的。讨好是世界上最难的工作,这么多人去讨好谁,讨好得来吗?你只能讨好自己,讨好家人,讨好爱人,讨好一些朋友,为他们好,市场的东西刻意讨好反而是不讨好。

  南都:就像音乐风格,也可以自由驾驭吗?

  赵照:新专辑民谣顶多占了百分之二三十,说到民谣,你看李志宋冬野雷子他们也在改变,每个人都不想被风格框住,都在寻求突破和新鲜的刺激感,新鲜的感觉是动力,改变只是时间问题,每个人都会改变。至于哪首歌火了,都是时间和流行的产物,考虑那么多也没有多大用处。《当你老了》或者雷子的《南方姑娘》,做的时候就知道肯定会有反响,因为是共性的情感,老这个字是每个人都会经历。《南方姑娘》也是,站在北方小伙对面的都是南方姑娘,是容易引起共鸣和传唱的。越是个性的东西、个人化的、就越是不容易被接受。

  (微博)

    分享到